宜興古龍窯

來源:

瀏覽(3371

 

千百年來,龍窯是宜興陶業發展的歷史見證。無論是大缸、白綠貨,還是甕頭、掇罐,乃至風流冠世的紫砂陶,千度成陶都得經過龍窯燒成。因此,龍窯在燒成前后,相應的窯務配套工作必須跟上,一些不起眼的雜活,都由燒窯師傅去完成。

    50 年前,正是龍窯窯火興旺的大躍進年代,筆者進大新陶瓷廠跟燒窯師傅學徒,除窯背上跟班學燒窯外,雜活都得我們學徒工去做。半個世紀過去了,龍窯的歷史煙云常常勾起我的回憶,現今陶業資料或書籍中,有關龍窯相應的雜務工作,基本上都未提及,不能不說是個小小的缺憾。

    龍窯燒窯工種相配套的雜務活,有擄窯、圓鱗眼、支戶口三種,它有很強的時間性與契合點。

    第一種是擄窯。窯內產品經開窯出清后,裝窯一般在上午8時許,之前必須將窯內擄掃清爽,以便裝窯。安排2名燒窯工進窯清理,因窯內尚有較高溫度,需穿工作服和山襪草鞋,帶椿鋤和和竹簸箕竹掃帚,自窯梢頭往下,用椿鋤將窯梯(即窯床)上被高溫粘結的腳石(呈斜方塊狀,選用黃龍山的黃石,高溫后表面結焦,含砂性)削去,將腳石拾堆于兩墻,供裝窯剎卡使用,同時將散落窯梯上的缸剎(粗泥做成厚片狀,用于缸口間隔離支撐)與砂塵用掃帚打掃耙入簸箕,清出窯外,通常工人在1小時內就可完成。當時因龍窯燃料松柴緊張,革新用煤代柴,把煤碾成煤粉,用鼓風機將煤粉鼓入窯內燒成,此舉在那年5月份輕工部在丁蜀鎮召開全國龍窯改革會議上得到推廣,被冠以“千年龍窯胃口改,昔食松柴今食煤”的成功經驗,但苦了擄窯人。記得有次一早擄“興隆窯”,這本是條50米長的小窯,在我們進入窯內后吃了一驚,原來燒的煤粉落在兩墻堆積足有尺把高,變成了灰黑色的焦炭了,到8點多,擄了個把小時僅完成三分之一的工作量,眼看要影響裝窯,窯上管理員不得不臨時抽調7個散工,突擊1個多小時才把窯內的焦炭擄清,裝窯才得以進行。

    第二種是圓鱗眼。龍窯每次燒成后,窯背兩側有的鱗眼洞口經松柴、鐵火叉磨擦,會出現破損或缺口,需及時修補。圓鱗眼前,先看有多少缺損鱗眼洞要補,再到河埠頭堆場上挑一種田里深層處的泥料,俗稱 “白土”到窯上,一般有一擔多就夠,用適量水浸泡調和至粘糊狀,就可圓鱗眼了。操作上,要補的洞口先用缸爿片刮平,缺損大的先用粗缸泥修圓整,洞口周邊用水灑一遍,用手抓“白土”慢慢敷上,作環狀敷抹,不時用水在面上抹平整即可,圓鱗眼一次可間隔燒2~3窯。同時,還要提前做一些覆蓋鱗眼洞的坨子,用粗泥滾成圓球狀,拎空向地上一甩,下面被壓平,上面成半球狀,平面處用拇指摳個洞,便于燒窯時鐵火叉尖端挑住開啟鱗眼洞。第一次使用泥坨子的平面蓋向窯內,使其在高溫時燒結堅挺,第二次就可平面朝外了。

    第三種是支戶口。大缸窯一般設進出產品的中戶口與小戶口,當裝滿窯后,戶口即行封閉,需用戶口磚似砌筑墻面一樣的方法操作,戶口磚也用粗缸泥,厚度在10厘米左右,呈30×40厘米長方形,并配有小型磚塊,累疊后用粗泥將磚縫空隙填實抹平,用撣帚將糊狀“白土”在磚面上撣刷一遍。等值窯工將鱗眼洞全部蓋上后,龍窯就可點火升溫了。

    而今,隨著歲月的流轉,時代的變遷,龍窯早已淡出了人們的視線。現有的活龍窯前墅古龍窯和均陶廠原址的前進窯,已列入全國文物保護單位。對于今天宜興窯場而言,無疑保留了一份寶貴的陶都文化遺產。

【打印】    【收藏】    【推薦】    【關閉】
 
 
進入編輯狀態 今天山西快乐十分前三综合走势